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天津根治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07:52:0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天津根治白癜风,岚皋白癜风医院,千阳白癜风医院,甘肃怎么治好白癜风,安徽白癜风能否治吗,海南治白癜风的医院,推荐治愈率高白癜风医院

热得真快,北京已经穿不住长袖了,大街上来回走着的都是修长的大白腿。我的朋友张大锤本来是最喜欢这个季节的,可是,就在前天,他差点在北京街头丧命。

在三里屯,北京最繁华的街区之一。

***


那天张大锤办完事儿得空,慢腾腾得溜达:真好,小风一吹,温柔。街上人流如织,姑娘们小裙儿穿着,小包拿着,最时髦的穆勒鞋拖拉着,一个个笑意盈盈。新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着光……啧,这才叫生活。

太阳有点大,大锤感觉有点口渴,他拐上新东路往北走。

过了世茂工三,是连着的三个4S店:宾利、劳斯莱斯、兰博基尼。这条街现在挺牛的嘛,大锤想起小姨家以前就住这儿,以前这街口有棵大槐树,旁边是一堆老居民楼。大锤合计着到那买瓶水去。

叮叮当当,嘿,前面一片绿网围着呢,拆啦?

以前居民楼一楼那些小卖部门脸都没有了,糊上的新墙皮新的晃眼,下面还一堆漆点子,施工的味儿还在,窗户里的货架也在,人没了。

那接着往前。走了十五分钟,愣没有一家报亭、小卖部……渴啊!大锤使劲咽了咽口水,胡同里看看去吧。

更夸张……

胡同口已经进不去了,一根细线围着,房顶上站着人正往下扔砖头呢。

“赶紧的!要过赶紧的!”大锤颠颠儿地跑过去。

哎哟,这拆的不是以前那个新疆菜吗?他和媳妇儿谈恋爱的时候老过来撸串儿,肉特好,少说开了十年了。

大锤刚想摸出手机想留张纪念,就被喝止了:干嘛呢你!不让拍,赶紧走!

这是怎么啦?大锤悻悻地往前走,算了,找水去。

串了大概三条胡同,还没买到水。大锤慌了,他心里急吼吼的,不停咽口水,嘴巴干,头有点儿晕了。

街上、胡同里都拆得如火如荼。拆完了的,地上留下一堆沙土,墙上、屋顶一片疤;正拆着的,正在一片灰飞烟灭里“鼓足干劲加油干”;几个居民,站在胡同里挥斥方遒:你看着吧,这、这、这都得拆。

他们说的是一个菜摊儿,老板插着手站倚着门框出神,神情和他摊上的青菜一样蔫儿。

大锤问其中一个大爷这拆什么呢,“不是拆!整治。整治‘拆墙破洞’呢不知道吗?哎哟,还有违建。你找超市啊,那你得往大路上去了,没小卖部咯。”

***

终于走出了胡同街口,外面的大路整齐划一得如长安街,街道两边高高的是树、矮矮的是花丛,在这个五月初正美如画。但超市呢?

阳光晃得厉害,今天得有30度,大锤长袖衬衣穿着,前后心也已经湿透了。

大锤懊恼地坐下来:这还是他记忆里的北京吗?

他想起小时候,那时候家家住胡同。不是现在这种被统一规划过刷了浅灰色的“江南水乡式胡同”……是斑斑驳驳的灰墙,砖红的是新盖的,房子有新有旧,门前有摸得锃亮的石墩子、老门坎。


现代胡同 摄影:梅花儿

拐角,大柳树下跟前是小卖部,啥都有。

透心凉的北冰洋汽水、双棒冰棍,塑料水枪,带香味儿的橡皮……他小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开小卖部阿姨家的大坤子了。再早一点,家里的酱油都是小卖部里打的,旁边是卖大饼面条的店。如今这些都没了。

道路宽敞,阳光烤下来,一辆辆好车轰然而去,大锤有点晕。

连那家新疆菜都拆了。那西单后身儿的一溜小摊也没了吧,媳妇儿最爱吃的天下晓富的酸辣粉呢?

上高中的时候,张大锤隔三差五和哥们儿们上西单蹲着去,瞧姑娘——爱逛西单的姑娘最好看了,都是大妞。

他和媳妇儿好了以后几乎每个周末都是西单场,正常流程是:中午吃个天下晓富的粉儿,拿着奶茶逛街,晚上拐到胡同里吃变态辣的鸡翅。店里放着国安的比赛,两串鸡翅下去媳妇儿说:太辣了!辣得嘴都找不到。大锤就一口亲上去:这儿呢!找着了……

那日子,太恣了。

大锤不知道,鸡翅、奶拆、酸辣粉早和那个吻一样变成回忆了。

多早呢?

“4月9号。”这家名震京城的酸辣粉小店老板记得清楚:开了十多年说拆就拆了,好多人只能回家了,清的就是我们这些“低端人口”。

***

低端人口?谁是低端人口呢?现在找不到水要渴死的张大锤算不算一个?

大锤感到恶心,可能是中暑了吧。他也纳过闷来:这种事情早就发生了……

至少他已经一个礼拜没吃过早饭了——公司楼下的烧饼店、煎饼摊几天没开,他就饿了几天。

五一放假回来,单位对面的一溜饭馆被拆得一家不剩:去年刚开的互联网水果店没了,上个月刚刚入驻的网红糕点店也没了,新装修的、看着颇有档次的门脸也没了……

北京的临街店铺正以每月数以千计的数量在消失。仅2017年前三个月,北京已经整治“开墙打洞”6091处,这仅仅是全年计划的37.8%。

白领们被赶回了办公楼,瘫坐在工位上嚼着外卖,望望窗外,那条街正轰隆,剩下“西城区流动人口示范街道”的牌子屹立着。

尴尬。

尴尬的是,张大锤没地儿喝咖啡了,想吃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肉夹馍已经都不在配送范围了,也没法给媳妇儿顺路带水果了。更尴尬的是,此刻的张大锤眼前越来越黑了,现在一个北京人就要渴死在自己的家乡了……

报纸上说,这次整治大快人心,“脏乱差走了,取而代之的是干净整洁的街道,井然有序的商业服务环境,居民拍手称快。”

拍手的居民里没有张大锤,他已经拍不动了……大锤慢慢闭上眼睛。

***


再醒来的时候大锤躺在一个大爷怀里,他喝着大爷茶杯里的水缓过来。“大爷,这边上拆完都干嘛呀?”

“不干嘛,说是弄绿化带,种花吧。”

大锤不明白,要把北京,一个活人呆的地方变成美观的设计图片、彩色的乐高小城吗?每条街都要整治成长安街的模样吗?种花,真有这么喜欢花吗?

小卖部门前踢毽、摔片儿,乡里乡亲、近邻胜远亲的童年不见了;

小街撸串儿拍妹子,老书店翻漫画的的青春不见了;

下楼就买菜买馒头买水果买早点的生活不见了……

包括生活味儿和人情味儿在内的城市味道没了,只剩下土味儿,哦,据说即将会有花味儿。

“跟谁商量了!”大锤骂了句街,有点想哭,但哭能有什么用啊,况且他太需要水分了,刚才差点就渴死在北京的大街上了呢。

***

城市无序表象之下存在着复杂的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有序。有一种东西比公开的丑陋和混乱还要恶劣,那就是带着一副虚伪的面具,假装秩序井然,其实质是视而不见或压抑正在挣扎中的并需要给予关注的真实秩序……

把追求事物的外表作为首要目的或主要的内容,除了制造麻烦,别的什么都做不成。

——《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》简·雅各布斯

- end -

推荐阅读

格斗KO太极,传统武术到底有没有真功夫,在双方再动手之前看他们怎么说

蕾哈娜:我已经在中国菜市场门口蹲守了三天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涞水白癜风医院